保安人力護衛服務
安全技術防范服務
安全防范咨詢服務
臨時勤務保安服務
各種保鏢特衛服務
物業項目保安服務
一個優秀的保安日常保衛工作要做到哪些...

編輯時...[全文]

一個優秀的保安日常保衛工作要做到哪些...
上海保安公司在中國保安業的生存與發展...
保安公司對于服裝方面的一些基本要求
保安員的服務禮儀,說的很詳盡
保安員管理制度輔導之保安員的日常工作...
徐家匯保安公司 浦東保安公司
普陀區保安公司 長寧區保安公司
閔行區保安公司 青浦區保安公司
松江區保安公司 金山區保安公司
當前位置:首頁 -> 上海保安公司新聞 -> 行業新聞 -> 保安遇襲離世 鄰居同事伸援手捐助其妻兒

保安遇襲離世 鄰居同事伸援手捐助其妻兒

更新時間:[2013-04-06]

“我一點不后悔跟了他”

左手拎著從食堂打回來的簡單飯菜,右手和兒子的手挽在一起,踏著6點半的夕陽余暉,王華(化名)娘倆聊著天,一步步地往家走。

藏藍色棉襖,棕綠色工服褲子,頭發簡單地扎著,王華圓圓的娃娃臉瘦了不少,但依舊掛著淺淺的微笑,這幅畫面宛若78天前一樣。

只不過,以前都是王華的丈夫老鐘接兒子放學。

如今,孩子不再奢望父親的陪伴,妻子無法再等候丈夫的歸來,今年1月16日的那個晚上,在一對居民父子追打刀捅下,

老鐘走了。

悲傷的開始

調解小糾紛遭襲身亡他已遠“去”

老鐘,全名鐘啟軍,望京南湖東園二區保安隊隊長,愛家、愛工作、非常有責任心,是小區里的“著名好人”,經常在小區里義務巡邏,組織保安打掃衛生,給居民幫忙。

王華,小時工,每天往返于望京、酒仙橋等多個地方做家政。為妻賢淑,為母慈愛,做工勤勉,與人和善,認識她的小區居民和保安員都叫她一聲“鐘嫂”。

兒子小寶今年12歲,學習成績很好,去年剛剛考入重點中學八十中。他能夠健康成長,就是夫妻倆最大的心愿。

這個來自甘肅的三口之家,在北京生活了十幾年,月收入五千多元,一直居住在保安公司提供的半地下室里。雖然不富裕,但很“富足”,因為他們有個充滿愛的家。

奮斗在北京,王華的心愿很簡單:一家人在一起,就知足。但命運似乎總是襲擊人類。

“隊長被人捅傷了,好多血……”1月16日晚上11時30分許,已經躺下的王華忽然接到保安員小安的電話,丈夫鐘啟軍因調解居民與保安的糾紛,被一對居民父子追打用刀捅傷(詳見本報1月18日A16版《業主揮刀砍死保安隊長》)。

鐘啟軍是退伍老兵,為人謙遜,工作十幾年,這是第一次與人發生糾紛。王華飛快地穿上鞋,拿著外套,輕輕地打開門,沒敢告訴孩子。

一出樓門,王華就開始瘋跑,沖到現場,一下就跪在了老鐘的身旁。

“一動沒動,頭可燙了,我搖著他喊‘老鐘、老鐘、鐘啟軍,是我啊!你睜下眼’……但他還是一動沒動。”王華回憶,那是她最后一次抱著鐘啟軍,血浸透了他身上被捅破的羽絨服,又慢慢滲了出來……

次日凌晨2時許,醫院宣布搶救無效,鐘啟軍離世,享年41歲。

王華記得,當時鐘啟軍還一直睜大雙眼,盡管他已經看不見眼前痛不欲生的王華,再也看不到心愛的兒子。

或許他充滿遺憾,或許他只是想囑咐娘倆要好好地活下去。但在他心臟停止的那一刻,這世上的一草一木都離他遠去了……

逝者的返鄉尸骨難進村

隔路建起個臨時“墳”

2月2日,鐘啟軍的表弟開車載著王華、小寶和鐘啟軍的骨灰,回老家天水,準備出殯。

“老家的規矩,死在外面的年輕人不能直接回家。”鐘啟軍的表弟介紹,按照家鄉習俗,如果年輕人因為意外死在村子外面了,尸骨是不能進村的,也不能入祖墳,否則對全村都不好。

2月3日一早,鐘啟軍的父母就請人在村口外的馬路邊搭好了用來守靈的臨時帳篷,在那等待兒子的骨灰。

兩年未見兒子,如今只能見到一捧骨灰,家里親戚擔心老人心情激動發生意外,特意找來了急救車和醫生。

“車門打開,王華娘倆捧著骨灰盒往下走,剛看到骨灰盒,老人就暈過去了。”鐘啟軍的表弟回憶,“那個場面,無法形容。”

守靈三日后出殯,鐘啟軍被埋在了和祖墳隔一條路的臨時墳墓里,三年后才能入祖墳,真正地入土為安。

“在北京住公司給租的地下室,回老家了,還是不能進祖墳。”王華苦笑,“臨時”這兩個字竟然成了鐘啟軍濃縮的一生,無論生死,都顯得那么沒有根。

看著孤零零的墳頭,王華不禁懷念起了最后一次陪他回家的這段“旅程”:他們一起走過了河北、山西、陜西等地共計1700多公里,路過山西時下大雪,經過陜西時下大雨,回到甘肅時天晴了……

仿佛,他又陪她,走了一遍四季。

清明回訪

訪鄰居公司伸援手居民物業幫她過“坎”

4月2日,清明節前夕,記者再次來到王華家中探望。與之前相比,家里依舊整潔透亮,但因為他的離開,少了一絲溫暖,多了一分堅強。書桌上,鐘啟軍的遺像一直安詳地注視著王華母子,蠟燭和香爐的火光跳躍著,映得他的臉上也有了溫暖。

王華介紹,丈夫走后,保安公司領導多次探望,考慮到母子倆的情況,便繼續給他們免費提供住處,還經常送些東西接濟。

社區居委會、物業和一些居民也都對他們進行了捐助,大家都想讓他們娘倆能夠過得好好的,千萬不能被這個“坎”絆倒。小寶去附近文印店打印學習資料,店家只收本錢,復印資料免費。

小寶有點偏科,數學不太好,數學老師便免費幫他輔導。

王華做小時工晚上回家晚,保安食堂里永遠給娘倆留著熱飯,等他們回來吃。

清明節前,鐘啟軍的表弟去彩擴店加洗鐘啟軍的遺像,店老板拿著照片默默地抹了把淚……

妻子說不后悔跟他枕邊留著他的“笑”

根據家鄉習俗,死者沒過三年,不能在清明節掃墓。所以,王華已經和兒子在春分的時候,給他提前燒了紙錢。

“最近老跟丟了魂兒似的,提醒自己不要老想這事,但心還是一會就不知飛哪去了。”離清明越來越近,王華也越來越思念丈夫。昨天下午4點多,王華在路上走著,忽然看到對面馬路上有個人,和丈夫差不多的個頭,理個平頭,穿著與他一樣的一件黑夾克。

王華馬上跑著追了過去,直到那人轉彎后再也看不到了,才定住腳,想起丈夫已經真的走了……

“睡覺前,我就把他(的照片)放在枕頭邊,他的眼睛在看著我。坐在沙發上,他(的照片)在書桌上,他的眼睛也在看著我……”每當王華在家里時,總是忍不住和丈夫相視而笑,照片上的他也仿佛永遠在看著她。

“他對我太好了。”結婚十幾年,鐘啟軍從沒大聲和王華說過話,夫妻倆從沒吵過架,王華說,她一點都不后悔跟了他,因為他滿足了她這輩子所有的愿望——找個好男人,有個好家庭。

“可他這么負責任的一個人,就這么狠心把我們娘倆扔下。”王華苦笑,沒有落淚。

兒子說照片要換掉

照顧媽媽是我的“事”

“家里的墻面重新粉刷過,電視也換了一個,都是他表弟兩口子給弄的,想讓我們心情好些。”為了避免王華母子睹物思人,鐘啟軍的表弟張羅著,把原本貼在墻上的一家三口的照片都取了下來。

“叔叔,換上我和我媽的照片吧。”對于父親去世這件事極少開口的小寶,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他想把墻上的照片換成自己和媽媽的合影,讓媽媽感覺不孤單,有更多生活的力量。

小寶特別像爸爸,話不多,但有大主意。

這件事發生后,他極少當著人哭,偶爾特別難受時,也就是低低頭。

有時看到媽媽不高興了,就趕緊上前安慰,“媽媽,什么也別想了,你這樣我更難受。我會很聽話,你不要擔心什么,就看著我寫作業吧。”

“照顧媽媽,把學上好。”小寶說,這就是他目前的任務,也是爸爸生前一直強調的。


熱門關鍵詞:保安公司:http://www.4586681.live
新疆18选7qq群 甘肃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 快乐8玩法介绍 加拿大28杀单双公式 广东快乐10分中奖规则 中国体育彩票奖金金额 北京十一选五仼选二 股票发行价格 广西快乐十分买法 17455正版平特一肖图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 昨天晚上的七位数开奖号码 福彩3D和值综合走势图 配资app开发 黑龙江褔彩36选7历史开奖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牛